呱呱呱

拉郎自娱 低产搓糠手
背景图源:食堂英雄(侵换)

【钗谈】圣诞礼物

【钗谈】同居十题—打扫房间

谈无欲搬进了叶小钗的单身公寓。

毕竟是住了十几年的地方,想要迁就他恋旧的心思。

小小的公寓现在挤进两个人,不得不费心改造才能塞下自己的藏书妆品和衣服。

趁叶小钗出任务,他一个人慢慢整理,打扫出很多落灰的物件,全都堆在旁边等叶小钗回来选择留下还是扔掉。

零零碎碎的,还挺多。

谈无欲在床下找到一个带锁眼的盒子。上面有层薄薄的灰尘,但明显比之前那些要干净得多,看来是最近才弃置的。

下班回来,家里灯都开着浴室传出水声。

“喏,门口箱子里的东西挑一挑,剩下的都扔掉。”

叶小钗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抹抹脸,掏出那个带锁的盒子递给谈无欲。

“这是给我的?钥匙呢?”

叶小钗用手一拨就打开了。

里面满满的全是信封。

封好的,写了寄件地址。

但收件地址一片空白。

【这是你不在那几年写的,但是不知道寄到哪里去,现在都给你。】

信很多,谈无欲按着时间一封一封拆开看。比起信,更像是日记吧。吃了什么,去了哪里,谁家的孩子考学,谁家的孩子出生,今天听了谁讲的笑话怎样怎样的。老老实实都写在里面。仿佛要给谈无欲补习这十年里所有事情。

叶小钗在一旁挑挑捡捡,谈无欲认真读信。

一转头……

“那件衬衫丢掉!!掉了齿的梳子也丢掉!你有一百双警队配发的鞋,那几双都磨破了给我丢掉!!!”

——————呱呱有话说——————

19年 冬季cp
可能会出一些钗谈无料本,是之前写的一些自己很喜欢的短篇+写完没有修改发布的新文,可能会很厚(笑)
内含现代向【同居十题】+正剧向【无欲天二三事】+架空向民国背景同人 (← 多半会鸽)
以无料的形式发放

【钗谈】烧素鹅

很久很久没这么狼狈了……

缀满珠绣的外衣划得乱七八糟,肩上领口的金丝也断了好多。

这衣服本就娇气,该是坐在案前塌上品茗待客穿的,哪里禁得住谈无欲这样带着个活死人东躲西藏。

真是不论为人为己都不得安生。

“锵”。

是凤流落地的声音,谈无欲心疼得不行。这剑自上次断了又被重铸,一直精心养护,如今却被迫做了手杖。

前几日在剑宗手下吃了亏,落荒而逃的半途惊见叶小钗命星回归。

紧追过去亲眼见叶小钗魂魄归体,怀里抱着一副新铸的刀剑。

这时哪敢耽搁,背着叶小钗四处寻找容身之所。可到处都是鬼狱妖树,又被长日琨晤追杀。叶小钗魂魄离体太久,不知还要保持这个活死人的状态到几时才能醒来。

他强行出世修为所剩无几,如今带着凤流和叶小钗,再加上叶小钗的双兵,当真是步履维艰。

“再找不到容身之处你这刀剑只能留一个了。”谈无欲苦笑。还好无心此时已轮回重生,不然再加上火母附体生生要压断自己的脊梁骨了。

也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四周景致突变。

谈无欲依着凤流支撑环顾四周,身后有人问:“你是谁?”

佩剑登时出鞘:“你又是谁?”

那人带着草帽看不清面容,并不在意颈侧利剑只道:“前面是我住的村庄,你背上之人的离魂症看起来还需要几天才能缓解,不如先到寒舍休息?”

谈无欲实在走不动了,此人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身后,他若是有恶意凭现在的自己也阻止不了什么。

但是人却不肯交给这人来背。

好意被拒绝对方也不甚在意,自去前方引路。

越往里走越是生机勃勃,看来此处还未受到战火波及,倒让谈无欲有些心下难安。

“哦?叶小钗。”

谈无欲将叶小钗放在床上,那人好像认得叶小钗。

“先生可是他之旧时?”

“行走江湖时一面之缘而已。”

他不欲细说谈无欲也不好奇,自顾帮叶小钗打理。

那人又对谈无欲产生了兴趣:“我或许也认得你,只是不敢确定。”

谈无欲为叶小钗盖好薄被,余光瞥向一旁水盆看到自己落魄的剪影。站直身挥动拂尘,唰唰几道金光过后又是气势凌然的月才子。

谈无欲执手作揖:“失礼了。”

那人微笑:“脱俗仙子谈无欲。久仰。”

谈无欲就在这里暂时住了下来,主人家有个小女儿叫丫头,六七岁的样子淘气得很。自从知道谈无欲的名号就一直缠着他。

“你在天上是管什么的呀?你这么香香的,是花仙子吗?”小姑娘抱着谈无欲的腿不松手。

谈无欲只好解释:“我不是天庭的仙子。”

“那就是人间的仙子呗!你带我去看一直在屋里睡觉的那个人好不好?”

谈无欲抱起小姑娘。她坐在谈无欲怀里自顾自说:“他脸上那么大的疤,恁吓人!”

“既然害怕为什么还要看?”

小姑娘搂着谈无欲的脖子咯咯笑:“因为那个哥哥长得好好看。”

刚说吓人,怎的又说好看?

“要是以后丫头嫁人也有这么好看的大哥哥做新郎就好了!”

“大哥哥曾孙的儿子快出世了。”

“?!…”

叶小钗离魂过久,醒来时还不能完全控制好自己的身体,便由丫头每日带他在院中散步。

丫头步子小,叶小钗走得慢,倒正相宜。

小姑娘只当多了个玩伴,听说这个好看哥哥很厉害,一点点小心思就冒出来了。陪叶小钗在院子里散步东拉西扯的讲,叶小钗耐心听着满眼温柔,把丫头当作花非花幼时……

“你喜不喜欢吃柿子呀。我们去摘柿子吧!就在村子后面不远的!”

叶小钗点点头。

柿子树高而纤细不能架梯,能够得着的已经摘完了。剩下最高的枝头还有几个又红又大的柿子,小鸟落在顶上叽叽喳喳。

叶小钗捡起树下落叶指间运力,叶片斜削过枝头,带着柿子一起掉下来。

熟透的柿子哪禁得住这么摔,落地炸成一滩烂泥。

叶小钗抱着丫头闪得快才没被溅到。但是也懵了一下。

丫头见行不通有点失望:“欸呀…不行的。”

叶小钗放下她提气跃起。此时还踩不稳枝头只趁着高度够伸手摘了两个。

一睁眼,柿子就戳在自己眼前。

叶小钗指尖掂着柿子,手指匀称有力,沾着一点白霜。谈无欲看他一眼,神情颇淡漠。叶小钗见他不领情,自顾坐在旁边剥开吃了。

“恢复的很快,看来明日便可动身了。”

【好的】

离了那个安稳的小村庄,谈无欲竟安心许多。与农户道别时,叶小钗只一点头,各自无话,或许就是他们武人间的默契了。

晚间在野外山洞落脚。谈无欲将叶小钗离魂这段时间大小事件推演叙述,又将正道目前的计划粗略告知。

“如今他有事在身,要委屈陛下御前第一武将听在下摆布了。”

【那前辈呢?】

“前辈是太上皇。”

叶小钗虽然接了话,却疑惑往日不苟言笑的谈无欲今日为何会与自己讲玩笑?

谈无欲欺身而来,摸上叶小钗的腰带:“战事紧急,在下为将军一舒焦虑吧。”

【嗯?】

…………

“慢,慢…轻啊——”

谈无欲叼着舌尖依循口诀回应身上人动作,几乎分毫不差便得了。一把推开叶小钗,吐纳调息平衡阴阳。叶小钗一时没防备被推开挺远,也起来打坐调息。

一周天过去,谈无欲自探内海很是满意。

叶小钗赤着上身重新燃起火堆

【怎么选我】

“认识,不熟,好得手,不乱说。”边整理衣裳头饰叮嘱一句:“之前交代的事情万望及时,与剑宗之对决便祝你武运昌隆。”

说罢化光离去。

饶是修炼的具为刚猛功夫,也改变不了谈无欲本来纯阴功体。叶小钗身怀佛门极阳心法又是俗家弟子,抓来双修再合适不过。

至于渡来的精气…奔波劳累总得收些利息嘛。

﹉﹉﹉﹉﹉

是在钗回魂之前写的  和正剧没啥关系  随便看看吧

2018年 10月 05日 钗在剧里吟诗一句。
这个仇我记住了

【钗谈】大狗狗

少颜太太说是变相撒娇233
·
.
.
.
.
.
.

.
.
.
.

谈无欲在雪原遇到了重伤濒死的狼
但是没办法搬动它,只能原地包扎伤口每天过来喂点水 
狼越来越虚弱  修道人不能杀生就用自己的血喂狼
昏迷的狼闻到血味醒过来 看到眼前一截又细又白的手臂  张嘴就咬
谈无欲另一只手捏着狼的下颌防止它会咬断自己手臂
但是狼尝到血味之后并没有深咬,只是舔舔谈无欲的手
后来慢慢有力气站起来了  就一直跟着他
谈无欲怕狼尝过血味会攻击自己,驱赶狼 可是狼不走 趴院子里就不走
没办法只好收留它
狼每天自己出去猎食  吃饱了去水边洗洗自己才回来
有时候人在院子里 狼就贴过去  谈无欲不理它就趴他怀里不起来
后来习惯了会抱着狼头看书发呆想事情之类的

有天早上推门出去 看到一个人站在树下抬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谈无欲问:你好了?
叶小钗回头看他【嗯】
之后叶小钗也没走 还是和狼形一样 不需要进屋子里睡觉 每天自己出去吃好饭再回来  谈无欲也就随他去
有天叶小钗从外面回来  头发还带着水汽  坐在谈无欲身边  谈无欲以为他有事 刚放下手中的书  他马上躺在自己腿上
谈:……
钗【•_•】
谈:你已经不是狼形了  起来!
叶小钗觉得只是一个形态有什么区别吗?
谈无欲伸手推他头 
叶小钗转头把脸埋进谈无欲肚子里  两只手捧着他的后腰  吸!
很气…很无奈…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有空就黏在谈无欲身上
人形不行就换狼形 
反正就是要躺

#钗谈#无欲天二三事

谈无欲习惯午休之后去书房待一会儿,推门——叶小钗在里面写信。
踱步过去看了一会儿。
叶小钗字如其人,一手楷书宽厚大气。
旁边就放着自己的随记,端详自己的字总觉得瘦金体锋芒太过,突然想练叶小钗那样的楷书。
“我喜欢你的字,抄点什么让我描一描?。”
叶小钗点头应了,谈无欲将书房让给他,回屋去看书。
叶小钗写完之后随手抽了本书,刚抄两句就有事出门。
后来倒也没忘,有空就回无欲天抄两行。
等谈无欲得了空闲又想起练字的时候,已经攒了很多页。
准备好描字看内容时一愣…
隔了几天叶小钗回来又去书房抄书。
恰好谈无欲也在,倚在窗口问他:“你抄的是什么?”
还真把他问住了。
叶小钗没上过私塾,只幼年由母亲教着识字,所以识字会写,却没读过书。
听谈无欲问才想起翻过封面看。
【诗经呀】
这时谈无欲才明白,敢情刀狂剑痴真是一介武夫…
拂袖便走。
叶小钗搞不懂谈无欲怎么突然不高兴了,低头读了几遍刚抄的什么唐风绸缪的
【完全…看不懂…】
【咦?为什么每篇题目都带个风字?按名字排序的吗…】

————————————
谈谈描字的时候对着一打情诗不知所措2333

【钗谈】所求7(下)

台上缓慢轻柔的女声唱什么都听起来暧昧缠绵,谈无欲支着下巴看公孙月面前数量可观还在持续增加的酒杯。
公孙月点起烟:“你不喝?”
杯底有一些水,谈无欲晃晃冰块:“一会儿谁开车?”
公孙月念叨着“走回去”,把抽了一半的烟塞进谈无欲嘴里:“那边有个端着酒杯要过来……”
不想抽烟,不想喝酒,更不想应付来搭讪的。
烟拿在手里等着慢慢烧完,公孙月召来侍者顺便问他要喝什么。
谈无欲灭掉烟,端正的像来吃西餐:“flaming black russian,pleasc.”
公孙月重复:“Single mait,black russian。”
挑眉:“叫喝酒的是你,不让喝的还是你。”
“叫你来喝酒聊天没叫你买醉,想酒精中毒吗?”
公孙月搞不懂谈无欲怎么愿意和龙宿纠缠这么多年。好的时候恨不得明天就去登记结婚,不好的时候可以几个月不联系。
整天挂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拿着扇子遮遮掩掩,装什么文豪学者,还不如蝴蝶君明明白白就是贪财如命。
谈无欲听完公孙月一长串抱怨忍不住笑:“他这里,有个酒窝。”指指自己脸颊:“龙宿爱笑,觉得那个酒窝不合时宜的时候就用扇子遮住。”
噫!想到龙宿金黄色的瞳孔配上微笑和酒窝…
公孙月浑身不舒服。
“这是偏见。”大口喝掉杯里的酒。
“你们吵架的时候他也笑?”公孙月少见的好奇起好友的私生活。
谈无欲摇头:“我们从不吵架。每次都是我单方面生气。”又补充道:“哦,说分手那天他生气了。”
谈恋爱从不吵架。
可事实并非如此美好。
龙宿可以在节日的早晨七早八早起来亲手为他料理早餐,可以命人守在拍卖行几个月等一只漂亮的古董钢笔作为他得奖的贺礼。
体贴和富有在龙宿身上共存。
可是,那些真的是为“谈无欲”做的吗?
出道周年纪念本他想要做成简装回馈读者,龙宿偏偏要装订的奢华昂贵;新书发布会和某新秀的签售撞期,他想为新秀让路,龙宿偏偏要办在人家对面;甚至只是假期的清晨他不想吃早餐,比起古董钢笔他更想推掉签售会。
想给的毫无犹豫,不想给的从不商量。
龙宿能想出千万种事后补偿的方式,但绝对不会因为他大发雷霆或冷战而改变任何决定。
事事想着他,却并不把他放在心上。
“后悔了。”
她凑近他耳边小声问:“后悔什么?”
“早晚要分手,后悔怎么没早些。”谈无欲确实满脸懊悔。
“吓死了。”已有醉意的公孙月靠在谈无欲颈间嘟囔:“你要是说后悔和那条蛇分手,我这就扭断你脖子。”
谈无欲认真想象一下,有些埋怨她:“蛇……别给我强加这种印象,虽然分手了,可他还是我的责编。”
面带酒气更显明艳动人的女子杀气腾腾,揪住谈无欲衣领:“给你开个出版社,马上辞了他。”
“那不可能,没有出版社能比儒门更赚钱。”谈无欲微笑:“钱总是无辜的。”
“咦?谈仔我今天发现你也不是太讨人厌。”蝴蝶君来接双月,进来恰好就听到这句。
“闭嘴,媳妇脸。”
“嘤…”
——————

前男友和他的小追求者在自己手下供职
龙宿觉得很刺激

呱之恶趣味( ̄y▽ ̄)~↑

【钗谈】所求7


狂刀出门约会,叶小钗和剑君两个单身狗窝在宿舍里。
“钗哥你最近很沉默。兼职的地方有人欺负你啊?”
【……为什么要用沉默形容我】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看你最近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太累了吧 每天跑来跑去】
说不准是像上学期那样困在各种申请报告感谢信里累还是兼职累。
肯定都没有心累。
原来龙宿和谈无欲在一起好几年了。
在儒门集团这不是一个秘密,当然也不算一件事情。毕竟老板喜欢谁和谁在一起,对下属来说最多是茶水间里闲谈的话题。
但对叶小钗打击还是挺大的。
细想一下…谈无欲又不是什么工作狂,奔四的人就算没结婚,有个固定恋人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好丧啊…】
剑君惊呆:“要不别写了,去吃烤肉吧?”
【火锅比较便宜】
“那吃火锅。”
丧得很…
上课、兼职和比赛,压的叶小钗喘不过气,每天回家倒头就睡,倒也没分更多的心思到谈无欲的事情上去。
就要出发去X市参加预选赛,叶小钗需要先去汗青编请假。
在公司门口等公车的时候,看到龙宿的跑车轰鸣离去。正疑惑,身边突然停下一辆车——是谈无欲。示意叶小钗上来:“回琉璃仙境还是要去学校?”
【琉璃仙境 我最近没有课了 要准备比赛】
谈无欲车行途中突然开转向调头,没有去琉璃仙境的方向。
叶小钗转头看他。
谈无欲笑道:“之前说好了要带你去吃一家店,结果耽搁到现在,既然你无事就今天去吧。”
【好】
叶小钗直觉,谈无欲和龙宿在生气。
谈无欲带他去了一间家庭式餐厅。
店不算小,桌上铺着格子桌布,水瓶里插着绿萝,大堂里每桌之间也有简单的隔断。
谈无欲问过叶小钗的喜好点了菜。
中间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叶小钗偷瞄,是龙宿的简讯,点单员收走菜单,谈无欲才拿起手机,读过简讯又出去打电话。
回来时脸上带着薄怒,看到叶小钗又恢复如常。
这家餐厅很好吃,能和谈无欲一起来也很开心,如果他能高兴一点就好了。
叶小钗想。
【他一定是和龙宿吵架了吧】
回到家叶小钗的情绪也很低落,素还真以为是赛前焦虑,拉住他开导,弄得叶小钗不知所措,想拿手机打字,却上上下下翻不到。
“不会落在餐厅了吧?”
叶小钗拿起便签本
【在车上还看了消息】
“那就是落在车上了,我叫谈无欲送一下。”
叶小钗忙摆手
【不用了 我明天自己去取吧 不重要的】
素还真知道叶小钗怕给别人添麻烦,索性写下谈无欲的地址,又给谈无欲打电话。
“叶小钗手机落在车上了。”
“嗯?我看一下…”
“哇,你不会在路上吧,很危险。”
“啰嗦…我在车库。”
隔了一会儿,谈无欲的声音传来:“啧,这孩子。”
“啊……”叶小钗一愣,不知道是该为自己给谈无欲添麻烦感到愧疚,还是为谈无欲刚才的话难过。
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只是个孩子。
心中有事睡得不安稳,早早就起床出门,到达时也已经不早了。
视线越过谈无欲看到客厅里放着行李箱
【你也要出门?】
“是别人的东西。”
一个艳丽的女人刚好从卧室走出来,头发还在滴水,身上只穿了件黑色男式衬衫,谈无欲的。
谈无欲顿感头痛:“公孙月你能不能穿好衣服再出来。”
“咦?小帅哥。你换口味了才要抛弃那个阴晴不定的老男人吗?”
谈无欲眉头一皱:“这是我学生。”
公孙月不再开玩笑,卷起过长的袖子,下摆收起一角露出短裤:“我饿了。”
谈无欲把手机递给叶小钗,留他一起吃早饭。公孙月跟进厨房。
叶小钗听到谈无欲抱怨:“为什么我身边没有风采铃那样的女性?”
“性取向不要甩锅给别人,而且你这要求也太高了。”
“……”
饭后公孙月去洗碗,谈无欲送叶小钗到门口。在楼梯间恰好与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擦身而过。
躺在狭窄的火车卧铺,突然回想起昨天公孙月的话,叶小钗猛窜起身差点撞到头。
【谈无欲和龙宿分手了???】
——————————
不快落…( ‘-ωก̀ )

【钗谈】一只小狗

傻白甜OOC 和朋友开脑洞瞎写的…

————————————
前夜也不知道自家这条小狗怎么了 折腾起来没完
谈无欲累过头反而醒的很早
在床上多躺一会儿也无睡意 只好起身
洗漱一番 披着外衣坐在镜前梳妆  听到身后扯着被子翻身的声音
放下梳子道:“醒了就起来吧。”
叶小钗侧身躺着看谈无欲
谈无欲没听到回应 转身看他
叶小钗伸手
谈无欲纳闷:这是怎么了
此时谈无欲化了妆还未来得及束发 披衣袅袅走来 肩头袖口上的纱长长拖在地上
令人心动
揽住他往怀中一带  那沉甸甸的外衣就落在地上  怀里的仙子又是只着素衣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我已经起身又拉我回来做什么?”
叶小钗只盯着谈无欲精致的妆容
谈无欲突然伸手遮住叶小钗双眼:“你第一次见吗?盯着我做什么。”
叶小钗眨眨眼,睫毛扫过谈无欲掌心,惹得那手松了松却没拿开
透过指缝间看到谈无欲面上薄薄的绯色…
叶小钗扯着谈无欲躺下,谈无欲一时没防备,下意识撑住上身 ,却还是被叶小钗拽得扑倒,银发铺在两人身上。
皱眉:“啧…刚刚才顺好,你让我做无用功了。”
叶小钗又不回应,伸出手指去描谈无欲的眉眼。
谈无欲向后躲:“若是碰花了,又让我做白工…”
【你真好看】
叶小钗无声的话语,落在谈无欲眼中让人……
不知所措。
“你不多睡一会儿也别胡闹了。快起来吧。”
【就在床上待一会儿不行吗】
谈无欲觉得叶小钗的眼睛是他独会的术法,不论是什么事情,只要他看着人的眼睛说肯定会成。
而叶小钗很少不看着人眼睛说话。
谈无欲还是依在叶小钗怀中嘴上却不饶人:“现在要是晚上我倒是挺高兴你这么说的。”
【我昨天太过分了吗】
“没有…”
“你是每次都太过分了!”
叶小钗听他直白的指控,才意识到这或许对他造成了困扰。
【就会…一时忘情】
【也不能全怪我…】
心上人卸去白日刻薄伪装。面容温柔在自己怀中羞涩依赖,哪还能自持…
谈无欲不知该说什么嘴唇抿紧成一条线
叶小钗轻吻谈无欲耳廓
【头发乱了】
“是因为谁?!”
尾音拔高是他惯用唬人的语气
手不安分的摸上纤腰
【不如今日就不起了吧】
—END—
听说更新有助于转运…唉(´ . .̫ . `)

【钗谈】是饥饿使我伸出魔爪

书生谈游山玩水,半路被山匪劫走说要送给寨主做压寨夫人
等到很晚很晚 突然听到门锁打开  一个青面獠牙的人走进来
那看来这个就是寨主了 
对方突然摘了面具 露出一张俊俏的小脸
谈:???emmm这位大王…谈某看你面相不像是落草为寇的类型啊
钗:啊…
谈:你不能言语?
钗:嗯…
谈:会写字不?
钗点头
谈:那你是想要个军师呢?还是想要个危险的压寨夫人呢?
钗提笔写【能都要吗】
啧  字挺好看的呢
谈无欲冷漠脸↑
谈谈开始了自己的压寨…军师之路
叶小钗原本是正经人家的孩子  读过书习过武  后来被仇家灭门 报仇之后逃避通缉 遇到了这伙劫匪
被叶小钗挨个打了一顿 
恰逢老寨主过世 几个小头目争得不可开交 最后都推了叶小钗做寨主
谈无欲能文能武又熟读兵法  带着这伙山匪靠山吃山发家致富 树大招风 官府来了几次剿匪也都让叶小钗带人打回去了
帮叶小钗把这伙劫匪安排的明明白白
晚间两人虽然同塌而眠   叶小钗规矩得很 倒是谈无欲畏寒   醒来时偶尔依在叶小钗怀中
但叶小钗也没说过什么 让谈无欲觉得没那么尴尬
谈无欲睡前会和叶小钗聊天  交代一些事情  梳理一下最近寨中的情况
他对叶小钗的面具非常好奇 叶小钗说下面的人觉得他长得没有威慑力  送给他的
谈:?那你就这么随便扣脸上了?万一有人下毒呢?
钗:啊…?
然后 谈无欲吩咐厨房炖了一个月的脑花 一天三顿 吃的叶小钗看到脑花就想吐
山中冬日难耐  谈无欲天生畏寒  一天到晚守着炭火抱着手炉  皮裘大氅裹得只露出半张脸来
晚上睡觉时 暖暖和和枕着莹白的狐裘  倒衬得谈无欲有些粉雕玉琢的感觉
此时叶小钗早已动情 碍于不明谈无欲的想法 不敢表明
心上人这样睡在身边实在煎熬
更别提还有可能不经意抱到满怀冷香
偏偏谈无欲醒时也爱往叶小钗身上靠
因为…暖和…
钗钗心里苦 但是钗钗不能说
谈无欲内心os:在世柳下惠吗?还要我怎样??
谈无欲有时依在叶小钗肩头看书 身边有个好用的热源 越看越困 手一松不小心睡着了
叶小钗帮谈无欲做好标记  裹好他的小毯子  把人抱到床上去
谈无欲迷蒙中醒了 搂住叶小钗脖子 亲了一下
叶小钗呆住  被亲到的下巴那里痒痒的 热热的
【不会生病了叭】边想边伸手探谈无欲额头
装睡的谈
(呵呵 炖脑花了解一下啊 大王)